疼痛 / Pain

疼痛是一種神經系統引發的正常感覺,它可以警告你可能的傷害和留意自己的必要性。急性痛通常是由於突發疾病、炎症或者組織損傷引起的。急性痛的原因通常是可以診斷和治療的,而且這種痛局限於特定的時間和嚴重性範圍內。

慢性痛不會消失——它持續的時間比急性痛要長,而且大多數的藥物治療無效。在初始的疼痛出現後,疼痛的信號在神經系統將會持續數星期、數月甚至數年。疼痛可能是由於進展性原因引起的——關節炎、腫瘤、耳部感染等——但是有些慢性痛病人可能過去沒有任何損傷或者明顯的軀體損傷史。更嚴重的說,慢性痛常伴有癱瘓。

疼痛是一種複雜的感覺,不同的人差別很大,甚至是那些具有相同的損傷或者疾病的人也會有不同的痛覺感受。癱瘓的病人往往有神經痛(由於身體的神經或脊髓或者腦本身損傷引起的)。慢性痛的治療包括藥物、針灸、局部電刺激、腦刺激和手術。心理治療、放鬆和藥物治療、生物反饋和行為矯正也可以使用。

疼痛處理的目標是改善功能,使病人能夠工作、上學或者進行其他日常的活動。下面是最常見的治療方法:

針灸可以回溯到2500年前的中國,它需要將針精確地刺入身體上的特定位點。針灸治療雖然仍有爭議但很流行,隨著不斷地探索,有一天可能會證實針灸對於很多情況是有用的。

鎮痛藥是經典的藥物,包括像阿司匹林、撲熱息痛和布洛芬等大多數止痛藥。非處方疼痛緩解劑通常用於輕度到中度的疼痛。

抗驚厥藥用於治療癲癇發作,但有時也用於治療疼痛。特別是卡馬西平可以用於治療多種疼痛,包括三叉神經痛。另一種是抗癲癇藥——gabapentin,研究人員正研究它的鎮痛特性,特別是用於神經痛的治療。

有時候抗抑鬱藥可以用於疼痛的治療。此外,叫做地西泮的抗焦慮藥也具有鬆弛肌肉的作用,有時候可以作為疼痛緩解劑。

生物反饋可以用於治療很多常見的疼痛問題。通過特定的電子儀器可以訓練病人有意識地跟隨和學會控制身體特定的功能,包括肌張力、心率和皮膚溫度。接著,病人就可以學會控制他或她對疼痛的反應了,比如通過放鬆技術。

辣椒堿是一種辣椒中發現的化學物質,它也是鎮痛藥膏中的一種主要成分。

用於處理脊柱的脊柱推拿療法通常可以緩解背部疼痛。對於它的效果一直備受爭議。脊柱推拿療法作為一種背部疼痛治療的有效方法,對於大多數部位並局限於特定不複雜的急性低背部疼痛的人群有效,他們可能通過按摩治療緩解疼痛。

認知-行為治療包括各種幫助準備和應對疼痛的應對技巧和放鬆方法。

諮詢可以用於很需要支援的疼痛病人,這種支援可以來自家庭、群體或者單獨諮詢。支援群體可以為藥物或者外科治療提供很重要的輔助作用。

COX-2抑制劑(“超級阿司匹林”)非甾體抗炎藥(NSAIDs)是通過阻滯兩種酶(環氧合酶-1和環氧合酶-2)而起作用,這兩種酶可以促進前列腺激素的釋放,而前列腺素則可以引起炎症、發熱和疼痛。一種叫做COX-2抑制劑的新藥主要阻滯環氧合酶-2,它對胃腸的副反應可能要少於NSAIDs。在1999年,食物和藥品管理局批准通過了兩種COX-2抑制劑——羅非考昔(Vioxx)和塞來考昔(Celebrex)。

包括植入電神經刺激、腦深部或脊髓刺激和經皮電刺激(TENS)的電刺激是古老方法的現代延伸,它可以給予支配肌肉的神經施加各種刺激,包括熱或者按摩。電刺激並不是適用於每一個人,也不是100%有效。下面的技術每個都需要特定的儀器和經過訓練的技術人員用於特定的治療過程:

*經皮電刺激是通過微小的電脈衝穿過皮膚到達神經從而引起肌肉改變的,如麻木或者收縮。這樣就可以暫時緩解疼痛。

*脊髓刺激是通過電極插入到脊髓硬膜外的空間來實現的。病人可以通過一個小盒子樣的接收器和綁到皮膚上的天線傳遞電脈衝到脊髓。

*腦深部刺激被認為是一種終極的治療方法,它需要外科手術刺激腦,通常是丘腦。它僅僅用於有限的條件下,包括嚴重的疼痛、中樞痛症狀、癌症疼痛、肢體錯覺痛和其他神經痛。

鍛煉:因為我們已經知道很多類型的慢性疼痛和肌肉的緊張、鬆弛有關,所以鍛煉——甚至輕到中度的行走或游泳——也可以通過改善肌肉的血流和供氧來改善總體的感覺。正如我們所知道的,緊張可以導致疼痛,我們同樣知道鍛煉、睡眠和放鬆可以幫助減少壓力,因此它們可以緩解疼痛。

催眠是在1958年首次批准用於醫療的,它在醫療方面的應用不斷增加,特別是作為疼痛治療的一個輔助方法。通常,催眠可以用於控制身體功能或者反應,也就是個體可以承受的疼痛程度。催眠可以通過活化神經系統的化學物質和減緩神經傳導來緩解疼痛。

低能量鐳射有時候也被一些理療醫師作為一種疼痛治療的方法,但是像其他治療方法一樣,這種方法也是有爭議的。

磁鐵:通常作為衣領或者手錶佩戴,將磁鐵作為一種治療手段要追溯到古代埃及和希臘。儘管它常常被懷疑論者認為是騙人的治療方法和僞科學而不予以採用,但支持者認為磁鐵可能通過改變細胞或者體內物質的化學特性而產生鎮痛的作用。

神經阻滯是通過藥物、化學物質或者外科技術來阻斷疼痛資訊在身體特定區域和大腦之間傳遞的。外科神經阻滯包括神經切除;脊髓背段、腦和三叉神經根切除;和交感神經切除。交感神經切除也叫交感神經阻滯。

非甾體抗炎藥(NSAIDs)(包括阿司匹林和布洛芬)使用廣泛,有時候叫做非鎮靜類或者非阿片類鎮痛劑。它們是通過減少組織中的炎性反應起作用的。這些藥物中有很多藥物對胃有刺激作用,所以它們通常和食物一起服用。

阿片類藥物是從罌粟植物中提取的,它們是人類已知的最古老的藥物。它們包括可待因和最有名的麻醉藥嗎啡。嗎啡可以通過多種方式給藥,包括病人自己給藥的埋泵。阿片類藥物具有麻醉效應,也就是它們可以鎮痛和鎮靜,有些病人可能會對它產生軀體依賴性。正是由於這些原因,病人使用阿片類藥物時需要仔細監測,在有些情況下,給予的刺激藥可能中和它的鎮靜副作用。除了嗜睡外,其他常見的副作用包括便秘、噁心和嘔吐。

物理治療和康復治療可以可以追溯到古代特定條件下使用的物理治療技術和方法,如加熱、冷卻、鍛煉、按摩和推拿。這些方法可以用於增強功能、控制疼痛和加快病人痊愈的速度。

外科手術:疼痛治療的手術包括切斷靠近脊髓的神經根切除和切斷脊髓內部神經束的脊髓丘腦外側束切除。脊髓丘腦外側束切除通常僅用於對其他治療無反應的終末期腫瘤疼痛。另一個疼痛治療的手術是背根進入區域手術或者DREZ,該手術是通過破壞與病人疼痛有關的脊神經而實現鎮痛的。有時候可以通過電極來實施外科手術,它是通過電極選擇性地破壞大腦目標區域的神經元而實現的。這些方法很少能實現長期的疼痛緩解,但是醫生和病人可能都會認為外科手術與它所付出的代價和風險相比,所起效果已經足夠了。

研究

科學家相信隨著神經科學的發展進步,幾年後會有更多更好的慢性疼痛治療的方法。

臨床調查者通過測試慢性疼痛病人發現他們的腦脊液中通常具有低於正常水平的內啡肽。該針灸調查包括了針刺針灸針刺激電刺激神經末梢(電針療法),有些研究人員認為該療法可以活化內啡肽系統。其他有關針灸的實驗已經顯示針灸治療後腦脊液中的內啡肽濃度會升高。調查人員正研究了壓力對於慢性疼痛的作用。藥劑師正合成新的鎮痛藥和研究不常用於疼痛的藥物的鎮痛特點。

從事疼痛最前沿研究的是由包括國家神經病和中風研究所在內的國家衛生研究所(NIH)贊助支援的科學家。國家衛生研究所的其他支援疼痛研究的機構包括國家口腔顱面研究所、國家腫瘤研究所、國家護理研究所、國家吸毒研究所和國家精神健康研究所。

有些藥物可以較少病人對疼痛的感覺。嗎啡就是一種這樣的藥。它通過阻止疼痛遞質到達大腦這種身體自身的鎮痛機制而起作用。科學家正致力於開發嗎啡類似藥,這種藥具有嗎啡一樣的鎮痛效果,但是沒有其副作用,如鎮靜作用和可能的成癮性。使用嗎啡的病人同樣面臨嗎啡的耐受性問題,也就是說經過一定的時間使用後,病人需要更大劑量的藥物才能達到同樣的鎮痛效果。研究已經確定了引起耐受性的因素;隨著這方面研究的不斷深入,最終該研究應該可以使病人只使用小劑量的嗎啡。

阻滯或者阻斷疼痛信號,特別是對組織無損傷或創傷的藥物,是疼痛藥物發展的一個重要目標。隨著對疼痛的基本機制認識的不斷深入將會開發出更多有前景的藥物。

來源:國家神經病和中風研究所(NINDS)

下載里夫基金會的痲痹資源瀏覽指南
我們很樂意為您服務

我們資訊專家的團隊能以170多個語言提供您所需的資訊而解決您的疑問。

請打電話到800-539-7309聯絡我們

(國際電話打到973-467-8270

輔導時間為週一至週五東部時間(ET)早上9:00到下午5:00,也歡迎您把問題寄給我們